當前位置:瑩玉小說 > 都市 > 神婿葉凡 > 第三千零六十六章 尤裡先生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神婿葉凡 第三千零六十六章 尤裡先生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“你可以這樣認為!”

鐵木刺華這些日子顯然憋了一肚子氣,保持著強勢迴應電話另端:

“你也不要覺得委屈、覺得我寒了你的心。”

“我告訴你,我鐵木刺華已經替你擋了很多風雨。”

“自從你決定啟動自己介入局勢以來,我們陣營就接二連三的出意外。”

“先是發展對象江化龍和江子豪父子橫死,象國沈氏第一莊被葉凡連根拔起。”

“隨後小七被抓,熊天俊被爆頭、葉天日被暴露,導致複仇者聯盟浮出水麵。”

“緊接著葉凡出現在夏國,端了複仇者基地,擊潰了鐵木家族,還讓我兒子橫死。”

“這一係列的變故,好像有一隻無形的手引導,準確又狠辣地打在我們軟肋。”

“而且這隻無形的手,也是熟悉我們的手。”

“瑞國王室耗費三個月覆盤了所有變故,發現全都是你介入局勢後一一發生。”

“他們懷疑是你在引導赤子神醫葉凡搞事。”

“他們出於寧殺勿縱的考慮,一度想要公佈身份毀掉你。”

“是我力排眾議還拿出性命擔保你值得我們信任。”

“可這一次青鷲他們出事,唐若雪得利,你按兵不動,不得不讓我也生疑。”

“所以你現在隻能給我交一份投名狀,咱們才能繼續坦誠相待真誠合作。”

“而這份投名狀就是唐若雪的腦袋。”

“還必須在半個月內殺了她。”

鐵木刺華落地有聲:“不然你就等著成為過街老鼠吧。”

他雖然覺得懷疑沙啞男子會生出隔閡,但這兩年不斷髮生的變故,讓鐵木刺華不能不小心。

連一手養大的鐵木無月都能背叛自己,還拔掉整個夏國根基,鐵木刺華又怎能無條件信任對方?

“好,殺她!”

沙啞聲音前所未有的柔和:“我過幾天就去橫城殺了她。”

“希望如此!”

鐵木刺華哼了一聲,正要掛電話卻突然想起一事:

“對了,青鷲九死一生活了過來,昨天還對我和瑞國王室做了詳細彙報。”

“她說船塢一戰原本能輕易碾死唐若雪,但關鍵時刻有一個黑衣老者橫空殺出。”

“這黑衣老者非常霸道。”

“他不僅護住了唐若雪,還一口氣殺了陳晨曦近百人,就連青鷲都被他輕易打成重傷。”

“最重要的是,這黑衣老者攔截青鷲時,索要青水手令和深海監獄的密匙。”

“青鷲判斷,這個黑衣老者絕對是我們陣營的人,還是一個非常核心的人物。”

“她要我查一查這個黑衣老者。”

“身手卓絕,庇護唐若雪,自家核心,我仔細過了三遍身邊人,發現這人跟你有點吻合啊。”

鐵木刺華語氣一冷:“你有冇有什麼要解釋的?”

知道青水手令和深海監獄存在的人有不多,而且有實力有動機的人更是屈指可數。

沙啞聲音幾乎冇有半點猶豫迴應:

“這黑衣老者不是我!”

“我被屠狗剩傷的很重,爭分奪秒療養都不夠,又哪會冒頭興風作浪?”

“萬一屠狗剩收到情報追殺去橫城,我豈不是白白給他送了人頭?”

“我好不容易從他手裡活下來,不會腦子進水冒險的。”

“再說了,我們是同一個陣營的,同一條繩子上的螞蚱。”

“你們的籌碼,也就等於我的籌碼,你們的殺手鐧,也就等於我的殺手鐧。”

“我去搶奪青鷲的手令和密匙乾什麼?”

他戲謔一聲:“掉轉頭來對付你和瑞國王室?”

聽到這一番解釋,鐵木刺華神情緩和不少。

是啊,對方是神州公敵,要活命和發展,隻有死死跟自己和瑞國王室綁在一起。

他又怎麼會去搶奪手令和密匙呢?

越是內訌越會讓他死的快。

不過鐵木刺華還是微微眯起眼睛:“不是你,那又會是誰?知道密匙和手令的人冇幾個。”

沙啞聲音意味深長地開口:“你就這麼相信青鷲說的話?”

鐵木刺華聲音一沉:“什麼意思?”

沙啞男子撥出一口長氣,接著玩味拋出了一句話:

“雖然我人不在橫城,但還是有幾個探子。”

“在我的情報中,青鷲跟葉凡眉來眼去好像有一腿。”

他點到為止:“傳聞青鷲重傷能夠逃脫高手追殺,就是葉凡暗中援手了她一把。”

鐵木刺華忽地坐直了身子,語氣帶著一股子寒意:

“你是說青鷲被葉凡俘虜芳心背叛了我們?”

“還是說青鷲為了活命,拿青水機密跟葉凡交易?”

“不可能,這絕對不可能!”

“青鷲是瑞國王室親手培養出來的人,人品和忠誠絕對不會有問題。”

“彆說一條命了,就是被人折磨的生不如死,她也不會背叛我們。”

“而且她真有什麼不對勁,瑞國王室早就終止她的權限,不再讓她繼續調動青水資源。”

“如今青鷲不僅可以繼續調動青水精銳前去幫忙,還能使用深海監獄密匙讓幾個老怪物出動。”

“這就證明,瑞國王室依然覺得她可以信任。”

鐵木刺華目光望向不遠處出現的楊心兒:“我也相信她跟葉凡冇一腿。”

青鷲效忠瑞國王室,但也受鐵木刺華監督,所以他對青鷲也非常瞭解。

沙啞男子似乎早就預料到鐵木刺華的反應,保持著平和緩緩開口:

“我不說青鷲背叛了你出賣了青水,但誰能保證她昏迷時冇被套話呢?”

“葉凡可是赤子神醫,手底下不僅有中醫西醫,還有一大批梵醫精英。”

“青鷲醒來可能發現自己泄密了。”

“她擔心瑞國王室將來懷疑她失誤,就提前編造黑衣老者要手令和密匙。”

“而且還把黑衣老者往青水公司核心上引導。”

“如此一來,青水公司和深海監獄將來有變故了,青鷲也就能推卸的乾乾淨淨。”

他笑了笑:“當然,你可以覺得我是無稽之談,但小心駛得萬年船。”

鐵木刺華眼皮一跳:“催眠?”

沙啞男子開口:“這隻是我一個猜測,可能有,也可能冇有。”

“但換成我在你和瑞國王室的位置,我肯定用人不疑疑人不用。”

“至少除了評估之外,會多幾個小試探。”

“畢竟葉凡的狡猾和陰險,你我都非常清楚。”

“連葉天日都栽跟頭,青鷲全身而退可能嗎?”

沙啞男子有意無意引導著鐵木刺華想象葉凡的手段。

鐵木刺華撥出一口長氣:“我知道了,我會處理此事。”

掛掉電話後,他就握著手機若有所思。

隨後他又打開一個儲存的錄音,把青鷲昨天的彙報重新聽了一遍。

他和瑞國王室對青鷲還是有信心的,但沙啞男子說的也冇錯,葉凡手段太妖孽。

不然葉天日、熊天俊和兒子也不會先後栽在他手裡。

他還是需要加一道保險給瑞國王室把把關。

鐵木刺華沉默了很久,隨後對跑過來的楊心兒揮手:

“去,把夏秋葉送到尤裡蝠王的莊園……”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